怀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天是:
网站首页百年校史走进一中九州手机娱乐官网竞赛之窗教学科研莘莘学子友好学校
您现在的位置: 九州体育投注网 > 莘莘学子 > 艺术教育 > 正文
民族性和当代性在绘画中的启示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4/13 16:43:03 | 【字体:

摘要:周韶华先生曾言,民族性和当代性是书画家的立身之本。这一语道出了书画家自身所处的地域性和时间性,即一般意义上的空间和时间造就了艺术家个体艺术的本源特征,同时也指明了艺术家创作之路的方向指南。

关键词:民族性;当代性;文化针对性   

  

作为充分体现民族心灵和魂魄的媒介之一的绘画艺术,以其独有的笔墨和色彩不仅在艺术领域内而且在整个人类文明的历史文明进程中都起着不可消解的作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画家首先要做民族的儿子。[1]这正是周韶华先生在《我的艺术观和方法论》中所提出的艺术追求。这样的艺术追求给予了我们什么样的思考?笔者认为画家是“民族的儿子”就是说要在绘画作品中展现民族性和当代性,即艺术的“文化针对性”。那么,我们从什么角度去更好地审视“文化针对性”呢?

首先,我们有必要先来阐述一下“文化”这个概念。通常认为“文化”是一个派生于“自然”的概念。[2]令人诧异的是这样的结论同现今流行的自然派生与“文化”的观念截然相反。英语中“culture”的原始意义就是“耕种”。由此可见在没有耕种文明之前的狩猎时期,人类是谈不上文明的,更不可能存在“文化”。当人类的劳动和农业生产存有溯源的关系时恰好展现了从从物质到精神的一种转移,历史性也是其表现的重要属性之一。推之,“文化针对性”折射着时代和历史中人文的发展,同时也折射出艺术家作为个人的艺术创作解放程度。这正是艺术作为文化在广义定义中的独特性,同时以其独有的角度解释着文化针对性的内涵。这样的解释恰恰否认了一直以来我们对于“文化”都存在的一种惯有的结论,那就是“文化”这个词显得过于宽泛同时又过于狭窄因而没有多大的用处。

其次历史上中国人一直有意识地回避西方的文化侵入。直到近代,一个思想意识转折点的出现指明了文明的发生和影响对艺术的形成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并且许多中外学者也基于这个原因密切关注艺术作品周遭文化的因素。如丹纳提出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性质面貌都取决于种族、环境和时代三大因素的观点,其意义影响深远。其实早在18世纪,孟德斯鸠就提出了“三地三正论”,即“居住在山地的人坚决主张平民政治,平原的人则要求由一些上层人物领导的整体,近海的人则希望一种由两者混合的政体”。[4]艺术理论的曙光跨越时间的长度让两位大师在提出各自的理论时呈现了在本源上的相似性。造就文明的人类生长在天与地之间,那么天然气候和地理环境两者,是形成一个民族文化的重要因素。具体的来说,各个民族改造自然,改造社会,改造个人自我的方式是不同的,这个种种不同的综合正是民族性的表征。所以说,要有“文化针对性”指的就是要把民族性通过各个载体充分的表现出来。凡是构成文化的不同因素同时也体现了不同民族的民族性。

第三,时代的演变凭借着时间这个量化单位在不停的翻新,艺术一向以揣摩时代脉搏为其责。说到底,不合时代的艺术是颓废的艺术,推陈出新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要推翻旧的时代印记在艺术形式中固执性的存在。它在艺术创新这方面的影响是固执的,同时也是潜移默化的不可磨改的。但是我们也不可以决断得说创新的艺术要如何的标新立异,如何的不合大众化,为的是她能伫立在当下的艺术氛围中,用她独有的艺术手段来为人类展现艺术还可以是这样表达,新的艺术观念的表达也许是触目的,也许是惊心的,同样也有可能是默默无声的,重要的不是这些,而是她可以让我们明白艺术先行发生的,她一次又一次的推翻着我们头脑中以往对艺术的理解和只有用许多专业词汇的堆垒才可以大致道出的所谓的艺术真理。只有真正的艺术作品才能为我们揭示真理的发生,这就是艺术作品存在的真正价值。

照这样的观点来看,从对文化的追根溯源到文明的产生我们从这一线索窥视出文化针对性对一位艺术家来说其艺术创作影响的历史渊源;从对艺术文化针对性的民族性这一属性的揭示提出了艺术作品中的民族性这一天然自生的特征;从对艺术文化针对性的当代性这另一属性的领悟与解释道出了对于当下性的体现是艺术生命永不停息的秘诀。

观摩周老的绘画艺术作品,无论是其《大河寻源》、《世纪风》系列,还是《征服大漠》、《梦溯仰韶》、《汉唐雄风》系列。深深思考他究竟是以怎么的方式体现民族性的呢?亦或更好的显现他的绘画艺术中的文化针对性呢?这恐怕归言之于周老的艺术观念,即艺术归根到底是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产物。周老曾言:“当社会需要修复人类灵魂和重建理性精神时,民族的尊严、自信和自强----民族大灵魂的力量是何等的巨大!大美、深邃美和崇高美的形象意蕴是何等沉雄、宏大和宽迈!”[5]我想这恐怕是对周老艺术观念最权威的诠释了。

文冠以“典型”一词,我想这主要是从“当社会需要修复人类灵魂和重建理性精神时”这句前提来考虑的,时代的变迁对文化人的思想的冲击和触动是不可避免的。这就是时代的要求和时代的大势。激荡过后的平静,艺术的道路的走向值得我们去深深地反思。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周老提出了“民族性和当代性是书画家的立身之本”的艺术观念。同时,他本人也是依据这个艺术观念结合艺术创作实践的。应该说,具有中华民族大灵魂的绘画文本正式在周老的笔下应运而生了。

笔者认为,周老的绘画艺术不仅仅在创作过程中体验着艺术的价值,更是在一幅幅的艺术作品中体现着民族性和时代性在当下的表征,最为突出的是其在作品中展示的一股“势”,一股大中华的“势”。内容的丰富性和形式的平衡无不体现着势的存在。周老的艺术作品有一种内在的灵变飞动收放自如的艺术表现力,由于这种力实在是充斥了整个画面,进而让人感觉这股力已经渗出了画面之外,无疑,这样的力就形成了“势”。运转着,让观者震撼,这样的势其实就是一种崇高,一种艺术的审美体验,其实这就是体现着艺术的终极价值的文化针对性。那么,周老的绘画艺术就是一种终极艺术价值体现最好的印证。周老构建“势”来作为表达艺术价值的关键,即借“势”来运营一种力量,一种能直接促动到他心灵的力量,从而营造一种前所未有的气氛;同时,欣赏者也从这一瞬间感受到了周老艺术作品自身的生命和意义。

这正是周老的艺术魅力,也是艺术家个人创作热情的集中体现。我想在极度强调个人意识作用的今天,也许对许多艺术家而言,民族性对于艺术创作来说可能就是一个过时的话题。而这正是讨论它的一个很好的理由。笔者认为,民族性的信条延续了几千年来传递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之所以现在被认为是生搬硬套的教条,原因就在于我们在一些时期过分抽象化地强调了民族性。而过分的强调则偏离了它原本同艺术紧密联系的道路。霍金认为“宇宙开始时处于一个光滑有序的状态,随时间演化成波浪起伏的无序的状态。”应该说,艺术的发展也经历了同样的历程。无序状态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正是当下诸多的艺术流派。如果说艺术创作无论是形式还是内涵都同民族性是联系在一起的。那么,哪怕是抽象的艺术作品,观众也会被震撼或被感动而不是盲然的或是生搬硬套某些流行艺术理论去“科学”地理解艺术。

无论是民族性还是当代性,作为绘画艺术的文化针对性的两个基本属性。他们都是一定社会思想文化的核心,都体现了人作为特殊的存在的需求。二者是相互依存,密不可分的。这里所要强调的是艺术发生时,作为时间性表述的当代性,我们一般都会把当代性仅仅认为是一种关于时间的表述,却忘记了它同时也是同人的存在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这个重要前提。这个需求可以凭借艺术来满足。无疑绘画艺术的文化针对性是一个我们在艺术创作道路上追求永恒真理永不偏离的方向指南。

参考文献:

[1]  周韶华.《我的艺术观和方法论》[J].《美术观察》,199712.

[2]  特瑞·伊格尔顿.《文化的观念》[M]. 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 

[3]  白兽彝.《中国通史》[M].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

[4]  周韶华.《我的艺术观和方法论》[J].《美术观察》,199712.

 
  • 上一个德育:

  • 下一个德育:
  • 推一把28推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