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天是:
网站首页百年校史走进一中九州手机娱乐官网竞赛之窗教学科研莘莘学子友好学校
您现在的位置: 九州体育投注网 > 教学科研 > 案例 > 正文
通往学生心灵的路是开放心灵 ——记我和一位学生历时三年的心灵交往
作者:范玲玲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6/4 8:49:42 | 【字体:

案例描述

三年前我接手高一新生,第一堂语文课,他就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师生第一次见面,一般学生都很拘谨,非常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希望留给老师最好的第一印象,哪怕是初中的小霸王调皮鬼,也会收收筋骨,做好孩子。但是他不,我一进入教室,他就开始讲话,眉飞色舞口若悬河,同桌低眉噤声毫不理睬,他仍乐此不疲快活异常。我用眼神提醒他多次,他置若罔闻,直到我走到他面前,他才停下嘴巴,一脸茫然。我继续上课,他开始自言自语,用手拨弄一元硬币,声音异常清脆,全班侧目看他,他昂头看我,黑黑的眸子无比清亮。我凭直觉感知,他确实不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

从此上课特别留心他,发现一个有趣又让人头晕的现象:课堂上全身都动,就是脑子不动,对正在讲授的内容他基本没听进去,自然就没想法:兴趣上什么都爱,就是不爱学习,不做作业不预复习,自然成绩落后。一句话:基本就是不作为状态。至此我和他还没有真正的对话,他自行其事,我暗暗观察。

有一天我们终于有了交流。那天上课要用投影仪,我提醒同学拉上窗帘保护眼睛,他正好坐在窗口,一边拉窗帘,一边说,你不提醒我也知道。他语出突兀,我一时语塞,看来他和我交锋上了。我没有接招,在我没有想好怎么办的时候,我宁可保持沉默,而且,我需要收集更多的关于他的信息,我对他基本一无所知。

更有意思的是,开学一个月,他在随笔中给十位任课教师排名,并作了较为详细的点评,同时批判了教育的没人性和老师的没师德,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洋洋洒洒三大张,文思飞扬,文字流畅,饱含他的感情倾向和风格偏爱,暴露他年少轻狂妄下断语的鲁莽。这显然是一种不成熟的评价老师的方式,虽然他对我的评价比较高,虽然他的评点有一定道理。我给他写了一大张感想,尽量保持语气的中肯和善意的态度,本子发下去后,他当着我的面仔细地看了,没说什么。我们的交锋或者说交流真正开始了,双方都在期待对方会怎么做。

据他父亲介绍,他比同学小一岁,至今为止所有的老师都反映他的心智比同龄人至少小两三岁,童年期还在他身上延伸。他不能接受别人对他的意见建议,却对别人任意评判轻率偏激,不知天高地厚。但是他反应快,动作快,对喜欢的事情,乐于探索,很有想法,行动积极,他热爱朗读,早自修数他最响亮最有表情,字正腔圆抑扬顿挫,下课铃响后,仍然沉浸在自己声情并茂的氛围里。毫无疑问,这是一位颇有潜质的男孩,一旦找到了方向,他的投入和收获是惊人的。可是我既不能命令他必须做什么,应当怎样做,因为他毕竟是一个个体,一个独立于我的个体,也不能任意终止他的童年期,他还没玩够,还不能自觉地抽身而退,甚至可以说,他还没有自我意识,还没有建立起一个看清自己定位自己的世界,在那里,他知道自己是什么,自己能做什么和应该怎样做。

我认识到老师必须非常注意维护自身的形象,同时要把学生视为人类中平等的一分子,在恰当的时候以适宜的方式进行情感和认识的沟通,消除他对老师的排斥,赢得认同,共同成长。

 

分析和处理

首先,以教学之情动之

做学生的思想工作是班主任的事情,语文老师似乎没有必要操这个心,其实这是对语文教学目的理解。真正的语文课堂是指向心灵提升境界的,是帮助人们好好交心相知相爱的,是启示人类学会思考激发智慧的。无论怎样的目标,情感都是不可或缺的。课文是语文老师的最好凭借,它自身有着最好的内容和形式,最能担当起向年轻人传递真善美的使命。任何一篇课文,老师只有从情感入手,深入体会到其中的情感,并将它化为自身的情感体验,唤起学生类似的情感经验,才能打开学生的心灵。

《我与地坛》是一篇让人泪往心里流心向静穆归的文章,作者与母亲迟到的心灵沟通就是一场沉默的风暴,一场透彻的洗礼,从中我读出忏悔与感恩,苦难与热爱,妥协与坚持,沉沦与升华,懂得坦然面对死认真面对生。我请同学品读“母亲找儿子,儿子躲母亲”的段落,儿子的任性和母亲的隐忍通过对照异常鲜明。

我顺时打出一首从网上找来的小诗,并附上自己的一段点评:

小诗:“你找我时我在找自己/你没有看见我时我已看见了你/你看见我时我不敢看你/你不看我时我想看你/你看见我时我也看见了你/背影是离别的忧伤/地坛也为我沉默。

点评:“这些文句像绕口令,像捉迷藏,可是叫人高兴不得,激动不起,我体验到了一种酸楚的悲凉和焦灼的炽爱。人生或许就是冥冥之中两个有缘的人互相对视的一个过程吧。做儿子的‘我’既自伤自悼困惑茫然,又自责自省愧对母亲,做母亲的‘你’(她)既焦急忧虑心神不宁,又强作镇定克制自己。爱儿子是天经地义的事,表达爱也是自自然然的,母亲却以一种艰难窘迫的形式表达这份满怀忧虑的爱。一个找一个,一个看一个,一个躲一个,多么沉重而痛楚的牵挂啊!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苦难时期的母亲,情有多深,心有多苦!一个‘看见’写尽了患难时刻的人生苦况。 

我请同学回忆: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放大自己的情绪,无视母亲的情感,让亲人伤心,让自己彷徨?如果有过这样的时候,我希望你这样设想:如果世界上那个最爱我的人去了,你的生活和心灵还能淡然如昨吗?

我想让同学体会到:人之高贵在于情感,能够理解亲人的情感,就能理解所有人的情感,而所有的情感都是相通的:这是一份弱者(残疾人史铁生)对弱者(哀哀无告的母亲)的理解和体贴,我希望同学怀有一颗悲悯之心。

同学们睁着黑眸,望着虚空,显然他们的情感被牵到高远处。第二天早自修,他找出初中课文同样是史铁生写母亲的散文《秋天的怀念》朗读,多年前的情感被激活并带上一份凝重的思考,欢喜的泪水在心里流淌,我被他感动了。

《与妻书》是一篇让人泪往天地流魂化为彩虹的文章,在历史的生死关头,林觉民的铿锵泪语大情大义激励了整整一代青年,直到今天我依然相信我们的血是热的。我要求同学全文背诵,自己和他们一起背诵。整整一个星期,课堂上、早自修充满了他们深情的背诵,他的声音飘荡在所有声音的上空,有着动人的腔调和铿锵的手势。

我顺时打出一段自己写的文字,写给林觉民的妻子陈意映:

他居然不打任何招呼就走了。他是多么残忍,居然替你选择独生,居然留给你这样一封遗书,让你如何活下去?他为什么不更残忍些,干脆给你一纸休书,让你彻底断了希望?他是多么多情,在仓促人生的最后时刻念念不忘你,你的未来,你的魂梦,你在每一个夜晚入眠的艰难和在每一个凌晨醒来的辗转。有时你多么希望他只是平常男子,但是,那样你们也许生生世世不会相遇,那是比失去他更不堪的可能,就把这缱绻了一时,当作被爱了一世。梦会把你们的一世无限延长。

他终究留给你最珍贵的东西,它是你俩光风霁月的爱情凭证,是漫漫岁月的脉脉柔情。你一遍一遍地摩挲他的文字,他用血泪拌和的文字。风雨飘摇的广州,黯淡的油灯,浓黑的砚台,灰茫茫的神州,浓情蜜意的小家,烽火泪,方寸心,只愿天下情侣,不再有泪如你。你终于有些原谅他了。但是你想和他说,他有舍身肩扛黑暗的胆量,你有在黑暗中陪他前行的勇气。这是他对你说的,虽然他没有明说,却是留给你的最深沉的礼物。”

我想让同学明白:为了一个崇高的目标,任何人都可以献出自己,不仅是强悍的男人,哪怕是人类中最孱弱的妇孺,当然,这种献出未必是牺牲生命,它可以是保全实力,可以是默默支持,甚至仅仅是道一声珍重。

马上,他自觉地读起了课本中孙中山的文章《〈黄花冈七十二烈士事略〉序》,读到“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时高亢悲怆,独诵变成了众诵,五十五颗心灵飞翔上天,触摸到了英雄的灵魂。我在同学的眼眸里看到了流着泪的自己。

所有的课文都是生生不息的情感资源,为什么我们不能探得文心,关键在于沉思习惯的衰微。当今社会,无聊的事情累积起来,每天的生活似乎很忙,这样做的直接后果是人的聪明增加,智慧减少。但是人人宁可空忙,也不愿抽出时间进行从容不迫的思考,而这种思考是智慧慢慢结晶的过程。这对尚在求学极需充实心灵生成智慧的年轻人尤为重要。所以,比较现实的做法是,假如我们每天潜下心来抽出二十分钟沉思默想,我们会看到心灵愈来愈开放和开明,愈来愈接近真实和真谛。

当我把这个道理揭示给他们后,我又获得了一个可喜的信息:他养成了每天睡觉前阅读好书好报纸一小时的习惯,他过的是一种阅读的生活,读书如恋友,朝夕相处,相依为命,享受欢乐和慰安。确实,只有书籍,能把辽阔的空间和漫长的时间浇灌给人,能把一切高贵生命早已飘散的信息传递给人,能把无数的智慧和美好对比着愚昧和丑陋一起呈现给人。区区五尺之躯,短短数十光阴,居然能驰骋古今,经天纬地,这种奇迹的产生,至少一半归功于阅读。所以,阅读是我们千山万水的路,阅读是我们一生一世的事。把握住阅读这个根本,我相信我和这位学生有了最好的沟通点。

 

接着,以教育之识化之

我知道单纯的说教灌输绝对是没有意义的,既违背了我的初衷也背离了学生的心理,我有意识地在课堂上适时穿插我欣赏的教育专家或教育门外汉的观点和经历,让同学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教育理念,什么是理想的教育场景。只有知道什么是好东西,我们才能拒绝坏东西,并有坚持真理的勇气。我也想让同学明白,在现实的教育体制下,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应该怎样做。同学很是好奇,似乎有些认同。我有点得意,以为初见成效。

布置作文“我生活在     中”,很多同学借题发挥,抨击中国教育,他言辞激切,痛斥陈弊。我既不愿做虚伪的假道学,一本正经地维护中国教育,也不能站到同学的立场,将中国教育说得一无是处,抨击是容易的,后果是严重的,他们暂时会认可我,但会在现实中头破血流无路可走。于是我避开直接说事,引入薛涌的思想随笔《草根才是主流》。薛涌是旅美学者,中国民间意见领袖,他是以陪读丈夫的身份入美的,后来在美国的大学教书,而他的夫人多年前是绍兴一中的毕业生。我从这一点入手,一下子撩起了学生的兴趣。然后我介绍了薛涌的教育观,他在比较中美教育后的一些心得体会。平民教育,即教育是为全人类服务的草根教育,他特别提到美国政府推行的教育券制度,政府把给大学的教育经费,以教育券的形式分摊到考过一定分数线的学生手里,学生根据学校的实力特色和能够提供的奖学金数额选择学校,学校拿着收到的教育券到政府那里兑成现款,由此获得教育经费,市场逻辑将支配高等教育的竞争通识教育,即教育是全方位的通才教育,大学不是培养专业人才,而是提高综合素质,即适合所有行业适应任何变化的必备素质,本科课程设置宜虚不宜实,宜冷不宜热,政治、历史、文学、心理学这些“没用的专业”往往能够提供最好的大学教育,学会在抽象层面思考社会和人类,他还特别提到教材难易的问题,中国教材似乎愈难愈显水平,美国教育崇尚愈易愈显力量,很多中国学生能读能写很优秀,但是讲得非常吃力,不会聊天不会讲笑话,他们在文化上不了解越简单的东西越有力量,不能体会和公众沟通在现代社会多么重要:经世致用的教育,即教育必须面对全社会,真正的大学教育不是关起门来研究学问,而是追寻人生和社会的问题,帮助学生塑造人格,培养人类理想和社会使命,并懂得如何为之奋斗,所以美国中学生打义工、大学生做志愿者成为教育的一部分,知道底层社会是怎么回事,肯吃苦,更踏实,做事努力,珍惜机会。

他听得很认真,一直盯着我,下课时对我说,老师,你挺有思想的,我说,我是二道贩子,你去看薛涌的书,他还有很多建设性的意见,记住,批判一个社会一种体制比提出合理的完善的建议要容易得多,而一步一步扎扎实实地改革推进更是艰难无比的事情,很多人已在努力,但是需要更多人的投入和付出。我希望你好好努力,将来能为中国教育作出自己的一份贡献,我最后说。我后来才想起他说话的样子,脸对着我,眼睛朝下,他开始知道尊重别人敬畏世界了。

他在道理上认可了我,但是并不能马上落实到行动,还是不能及时交作业,他的理由很充足,不止他不交,言外之意是我何必揪住他不放。他所在的是理科班,理科生有普遍的共识,理科不好枉为理科生,而语文有相当部分的软性作业,他们宁可玩也不愿做,为此我在班里发了几次脾气,同学严肃而安静,情况依然没有好转。我在自省自察的同时,引入龙应台和安德烈合著的书信集《亲爱的安德烈》。龙应台祖籍湖南,台湾出生,嫁到德国,游历欧美,曾任教于海德堡大学,曾任台北市首任文化局长,作品《野火集》曾在思想界刮起“龙卷风”,在34岁生下儿子安德烈后,从此开始上“人生”课,自评“至今未毕业,且成绩不佳”。安德烈生于台湾,八个月大移居瑞士和德国,未满十五岁就走遍半个地球, 自我感觉特别好,2006年进入香港大学经济系,认为经济系“很好玩”。安德烈14岁时,龙应台离开欧洲,前往台北任职,等她卸任回到儿子身边,安德烈已是18岁的小伙子,坐在桌子的另一边,有点“冷“地看着妈妈。她觉得与儿子之间有了一堵无形的墙:他们是两代人,年龄相差三十年:也是两国人,中间横着东西文化;她精通中文、德文和英文,他听得懂中文但不会写,会德文和英文。失去小男孩安安没关系,但她一定要认识大学生安德烈。母子俩用了三年时间互相通信,进入了对方的生活、世界、心灵。龙应台“认识了人生里第一个十八岁的人”,安德烈“第一次认识了自己的母亲”。龙应台的这本家书不是谆谆教诲式的、一边倒的家长式书信,而是双向的、平等沟通的谈话。

面对龙应台对假期中生活安排的询问,安德烈说:

我们去了地中海的马耳他岛和巴塞罗纳,但我真的能告诉你我们干了什么吗?你──身为母亲──能不能理解、受不受得了欧洲十八岁青年人的生活方式?能,我就老老实实地告诉你:没错,在黄金的岁月里,我们的生活信条就是俗语所说的,‘性、药,摇滚乐’。只有伪君子假道学才会否定这个哲学。德语有个说法:如果你年轻却不激进,那么你就是个没心的人;如果你老了却不保守,那么你就是个没脑的人。 ”             

“生活里还有最凡俗的快乐:‘性、药、摇滚乐’当然是一个隐喻。我想表达的是,生命有很多种乐趣,所谓‘药’,可以是酒精,可以是足球或者任何让你全心投入、尽情燃烧的东西。我想从弗洛伊德开始我们就已经知道人类是由直觉所左右的。‘摇滚乐’不仅只是音乐,它是一种生活方式和品味的总体概念:一种自我解放,不在乎别人的眼光,自由自在的生活,对不可知的敢于探索,对人与人关系的联系加深……”

面对安德烈的“懒散”、“拒绝追求第一名”的哲学、对“凡俗的快乐”的肯定,龙应台说:

我反对吗?我这‘复杂深沉、假里假气’从来没学会‘玩’的知识分子要对你道德劝说,拿《蟋蟀和工蚁》的故事来警戒你吗?做母亲的我要不要告诉你,在全球化的竞争中,儿子,你一定要追求‘第一名’,否则无法立足?

我考虑过的,安德烈。但我决定不那么做。
  ‘少年清狂’,安德烈,是可以的。
  至于‘玩’,你知道吗,我觉得不懂得‘玩’,确实是一种缺点。怎么说呢?席慕蓉阿姨(记得吗?那个又写诗又画画的蒙古公主)曾经说,如果一个孩子在他的生活里没接触过大自然,譬如摸过树的皮、踩过干而脆的落叶,她就没办法教他美术。因为,他没第一手接触过美。
  中国有一个我非常欣赏的作者,叫沈从文,他的文学魅力,我觉得,来自他小时逃学,到街上看杀猪屠狗、打铁磨刀的小贩,看革命军杀人、农民头颅滚地的人生百态。在街上撒野给予他的成熟和智慧可能远超过课堂里的背诵。
  你小的时候,我常带你去剧场看戏,去公园里喂鸭子,在厨房里揉面团,到野地里玩泥巴、采野花、抓蚱蜢、放风筝,在花园里养薄荷、种黄瓜,去莱茵河骑单车远行。现在你大了,自己去走巴塞罗纳,看建筑,看雕塑。安德烈,我和席慕蓉的看法是一致的:上一百堂美学的课,不如让孩子自己在大自然里行走一天;教一百个钟点的建筑设计,不如让学生去触摸几个古老的城市;讲一百次文学写作的技巧,不如让写作者在市场里头弄脏自己的裤脚。玩,可以说是天地之间学问的根本。
  那么,我是否一点儿也不担心我的儿子将来变成冬天的蟋蟀,一事无成?骗鬼啊?我当然担心。但我担心的不是你职业的贵贱、金钱的多寡、地位的高低,而是,你的工作能给你多少自由?‘性、药、摇滚乐’是少年清狂时的自由概念,一种反叛的手势;走进人生的丛林之后,自由却往往要看你被迫花多少时间在闪避道上荆棘。

所以,我也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就,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

他坐在最前排,转头盯着我听,后来转回头一直沉默着。最后我说,我们和亲友老师之间,彼此热爱却互不沟通,渴望表达却没有言语,现在我们知道怎么和对方说话,我们必须马上努力了。他开始交作业了,虽然不能保证每次都交,但是交上来的作业一定好好完成,只是写字有点马虎。对我的学习要求他渐渐不再抱怨指责,仿佛开始明白人生中有些必须为有些不能为。

后来发生了一件我意料不及的事情,有一天他翻出我们高中的校友册(我和他是校友),指着其中一页我的名字问是不是我,又问我哪个大学哪个专业毕业,还有很多关于我的问题,他显得十分顶真,我受宠若惊又不胜惶恐,但是我可以确认的是,他开始主动进入我的世界,试图了解我的心灵。我想我应该调动自身的最大力量去影响他。                            

 

然后,以个人之爱引之

我毫不犹豫地认定,特色是一个人立身的根本,也是个性的展现,作为要在学生中赢得认同和喜爱的老师,特色可说是职业的生命力和潜力,也是一个人精神生长的领域。特色可以是一种寄托,一种癖好,一种兴趣,一种热爱,我平时比较喜欢写点东西,各种体裁都在尝试。我一向认为,写好文章是语文老师的本分,是完善的人的必备条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真正热爱学习的人都极其重视写作,写作是学好任何学科和专业的基本功,美国大学的写作课分成两块,文学故事(编造故事)和文学评论(赏评文章),前者考验人的想像力,天马行空,后者训练人的思维力,严谨缜密。

“外国小说欣赏”是一门崭新的课程,教参按部就班,丝丝入扣,仍然不能应对千变万化的教学实际,小说手法变幻跌宕,各人口味丰富多样,教参、学生、老师的想法能够不谋而合,在一个最佳的点上相遇,实在很不容易。鉴于小说就是叙事学,就是把一个故事讲得引人入胜耐人寻味,我的教学目标大多设定在叙事技巧上。教《最后一片常春藤叶》,我定位在“小说中的时间艺术”,同学们觉得新鲜,带着懵懂的喜悦探险,教学效果似乎不错。

第六单元的主题是“虚构”,教卡夫卡《骑桶者》和博尔赫斯《沙之书》,小说的寓意和虚构的魅力讨论得差不多了,我正打算结束时,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一本小说上完了,是否该让学生用小说写写生活?可否练练实虚结合的笔法?小说说到底就是虚构的艺术,或者说,虚构是艺术创造的根本点,抵达更高实在的方式,通过虚构,最大限度地接近心灵的真实。

为了便于交流和借鉴,我设置了几个开头,后面的展开交给学生:

1.上学路上,你亲眼看到一条小狗被撞伤,车主逃走——

2.花鸟市场,你经常看到一个老人想买鸟又没买——

3.某个夜晚,你收到陌生的邀请,帮助你实现最大的愿望,但是必须献出十年的寿命——

4.嫦娥奔月,夸父逐日,你以为真正的原因是——

我以自己的一篇神话小说《蚕马》为例,特别讲到这个小说的写作动机和生活原型,在此基础上我的情节编排和细节设置,我还展示了一些我自以为是的精彩段落。同学们很是兴奋,他在下面指指点点,朗读某些句段,我顺势请同学提意见,大家七嘴八舌,有的说笔法很专业,有的说想像太离谱,有的说不出什么,我顺势再请同学思考,继续推敲课文,想想读过的虚构类小说,怎样在自己的作文中把握好度,把虚假的事写得逼真,而不是把真实的事写得像造假。

周一上学,他递给我一沓打印文稿,他在双休日写的洋洋洒洒近万字的神话小说《给你讲个故事》,讲的是夸父、后羿、嫦娥、吴刚的故事。他告诉我他越写越收不住,一直写到凌晨一点多,他说他写到后来有点抓不住了,他知道了写小说的艰难,没有很好的语言功底是不可能写出好小说的,而且他的控制力太欠缺了。我很震撼,好好读了小说,写得真好,笔触里充满了一颗童心探索心灵和文字的激情和力量。我在班里大声宣扬,我说这是一个奇迹,它让我对这位同学肃然起敬,由衷感佩,我相信每个人都能创造奇迹,我们是为奇迹而活的。

从此,他一发不可收,对联古诗、武侠小说、考场作文都是一丝不苟,洋洋洒洒,有时写到手抽筋、字数大超还是意犹未尽,上课时他也会灵感喷燃,文思汩汩,同时还有意外的收获,字迹清晰,字形匀称。一天下课他递给我一篇刚完成的小小说《雨天的狗》,整整四大张,他腼腆着告诉我是和高考模拟卷上的海明威的小小说《雨天的猫》打笔仗的,海明威站在妻子的立场,倾诉心灵的压抑和渴望,他站在丈夫的立场,写出内心的委屈和不平,虽然他对小说的理解不无偏颇,但是勇气可嘉,敢于挑战海明威,敢于说出心里话,语言老练,细节饱满,小说的味道渗透出来。一天早自修他从书包里翻出一本杂志,校文学社编的《》,他问我怎么投稿,神情庄重,意态天真,大有文学青年的气势。我想我们开始进入各自的生活、世界、心灵了。不能不提的是,他小说的主人公多是同学的化身,这引起了同学的广泛关注和热捧批斗,班里因此形成热爱小说共享切磋的氛围。

 

最后,以人生之志励之

我从没想像过他会选择什么职业,但是一次偶然的牢骚引出了他的志向。我必须坦白的是我没有多大志向,如果不是学生的真诚和善良的感染,老师仅仅只是我的谋生工具。因为并非所好,难免有些抱怨。有一次上课不知怎的说起了当前大学生水平的整体下滑。我说,在中国的二三十年代,哪怕仅仅是小学老师,比如叶圣陶就是一位大家,今天的大学老师最多只是一位专家,大家和专家的距离不可以道里计。个中原因复杂,我只说了一点,过去是最好的人去当老师,这里的“最好”首先是最有理想然后才是最有才华,因而终成气候,造福后代,今天是二三流的人去当老师,像我就是混入老师队伍的,所以培养出来的学生一代不如一代。我承认话有些愤激,甚至有些消极,没想到的是激起了他的雄心。一下课他就来问我,中国哪个师范大学最好,他说他想当老师,我一愣,他的进步很大,但是把他的形象往老师上套,实在有些荒谬,我也不愿不负责任地把未成熟的年轻人往一个方向上推,我只好笑着说,你自己想清楚。不久我就在他的一篇考场作文中知道了他想当老师的原因,他觉得只有学校才是净土,只有学校才能张扬他的性情,实现他的理想。

后来我知道他真的报考了华东师范大学公费师范生自主招生,并且通过了笔试。他对我说,整张试卷就是两篇作文:给龙应台的作品《十七岁》写一篇六百字的赏析文章;根据庄子的一句话“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写一篇一千字的作文。他说他写得很糟,出来的分数让他意外。他父亲告诉我他初中时就想当老师,现在他的想法更坚定了。我说他当老师真是中国孩子的幸运,中国教育的欣慰。在我的心目中他会是这样的形象:善良,诚实,天真,直率,幽默,好玩:可亲可爱,理解学生:见识广博,见解独到,口才雄辩,方法活泼。

我在给大学的推荐信里袒露了我对他最深的印象和最真的期待:

发现一个人是一件艰难和长久的事,也是一件充满喜悦和感动的事。发现一个人拥有那么多优美的品质,更可贵的是发现他发现了自己内心的渴望,并且紧紧地抓住它,为之奋斗和坚持。

他有着发自内心的对知识的渴望。现代人热爱分数胜于热爱知识,而对分数的热爱也是建立在对功利的仰慕上。他对每种知识都充满好奇,对每个问题都热心探究,他视老师为人类中的平等的一分子,愿意把自己获得的知识主动和老师分享,乐意邀请老师一起探索世界的奥秘和生命的美丽。

他有着发自内心的对真善美的热爱。从高一的青涩懵懂,高二的理解别人,到高三的反省自我,这是一个思想日趋明朗、情感日趋饱满、目标日趋坚定的过程,这是一个去繁存简、去芜存真的过程,这是一个收获成熟、留住纯真的过程。这样的过程就是把自己锻造成一个艺术品的过程。

他有着发自内心的对教师职业的追求。这是我特别佩服他的地方。坦白的说,中国式的教师职业生涯容易磨钝人的心灵,也把每个日子磨钝了。而那些没有被磨钝的都是人群中的优美人物,是人类中的硕果希望,而中国今天的孩子尤其需要真诚优美的心灵的拯救。我开心地看到他作出选择的果断,激情投入的姿态,一步一步走出扎实足迹的身影,这些都是理想得以扎根和翱翔的息壤,也是生命得以蓬勃和绵延的力量,更是教育者必须撒向人间的美的元素和爱的芬芳。

我相信对知识的渴望、对理想的执著、对人类优美品质的倾慕必能使他走进饱满的秋天,果香在大地弥漫。”

我想我们的心灵是走到了一起,我相信他会比我走得更远更开阔,我的遗憾和缺憾会在他那里得到弥补和圆满,他会创造奇迹,把自己变成奇迹,把教育变成奇迹。我想一个老师最大的骄傲是学生超过了自己,但仍保有对老师对人类对宇宙的谦卑之心,而我也能从他身上得到激情、勇气、力量,使我的人生变得晶莹、饱满、生动。

 

反思和感悟

什么是教育?答案丰富多彩,各有各的角度和道理,而我一直坚信,教育是心灵对心灵的呼唤,灵魂和灵魂的交融。确实,世上最难打开的就是心灵的大门,但是一旦找对了钥匙,心灵的大门应声而开,而这把钥匙就在老师自己手里,它的密码就是老师不设防不造作的心灵。只有老师完全开放自己的心灵,学生的心灵才能打开,而这颗心灵是一个小宇宙,丰富深邃,充满生机,情味十足,值得老师倾尽一生融入、体验、回味、反思。只有双方都能看见自己的心,才能构建圆满和谐的宇宙。

老师在和学生寻求沟通时,一定要找到最好的切入点,这个切入点是离老师和学生的心灵最近的地方,在这个点上,老师可以激发出最大的激情、智慧,学生能够发掘出更多的想法、创见,走好了第一步,后面的事情水到渠成水涨船高。如果不能马上找到切入点,宁可等一等看一看,换一个视野,换一种角度,考虑更多的可能,寻求更多的途径,从学生的学习之外的生活娱乐甚至无心之语去寻求契机,留心观察,细心揣摩,小心尝试,一旦找准,紧紧握住,决不放手。

 

 

 

 
  • 上一个教学:

  • 下一个教学:
  • 推一把28推百度